光明相伴 幸福通行点亮城市 守护平安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关于赛康  >  新闻中心
关于打造交通安全的思想库、产业链,请再读修编通顺后的刘干演讲
发布时间:2018-06-27  点击次数:

作为本届大会组委会秘书长、发起人、全过程组织者,我想感谢全场领导和嘉宾,最重要的还是感谢肖健康会长、陈瑛秘书长、梅正荣副厅长和各主办单位、协办单位、承办单位对本次大会的大力支持。


我心目中的交通安全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本来不是研究交通安全的,是在创业经营的过程中一不小心进入了这个领域。交通安全既是大众的事,也是小众的事。从大众角度来讲,它与我们每个人、每天的生活都息息相关,每个人都可以谈论交通安全问题。说它小众,是因为交通安全很专业,它涉及到非常非常多的边缘学科,涉及到非常多人、车、路和多种环境。


长期以来,交通安全问题一直在困扰着我们。我跟大量的管理者、学者做过相关交通事故伤害方面的交流、研究,关于交通事故背后的真实伤害数字已经不需要我今天在这里多讲。只是,我每次出去开展交通安全调研的时候,对那些高风险道路背后惊人的事故伤亡数字的时候,每每刺激我的心灵发出了呐喊,让我有了不断的动力去研究、解决。


中国现在面对着一个一万亿的交通事故伤亡经济损失数字,这一万亿损失带来的GDP能不能换成另外一个安全经济效益产出的一万亿GDP,这是整个全产业要做的一件事情。我在秦岭隧道8.10事故发生之后,发表的文章《“合理合规”的高危路段比比皆是》获得了上亿次的点击。文章中我用了文学写作的手法,内容使用了很多含沙射影的文字。文章中肯定了道路设计的合规合理,也明确了高风险状态的客观事实。


我说了,如果人可以更安全,假设我们人在每一个路口都能够做到高度警惕,是不会出事故的。有一次我在武当山的北侧山腰开车开了好多公里,那条路非常危险,一边是悬崖,一边是山体,但是高度警惕了就不会发生事故。还有就是,如果车可以更安全,假如我们都能乘坐奔驰防弹车,也不会有重大事故,或者即使发生事故也不会有死亡伤害。而事实上,人和车的安全是相对的,是不确定性的,事故的动机是随时随地会发生的。那篇文章的最后我谈到路的问题,道路使用者其实非常需要好的环境,就是一条好路,一条好路就可以最大程度地去保障人与车的安全不确定性,去保障生命。


我作为一个非专业的交通安全工程的人员去研究交通安全,往往从不同的侧面去看待问题,用白话文去解释专业术语,所以让我获得了更多人的共鸣。


创新是乱麻般交通安全问题解决的快刀


为发起这场大会,我做了非常多的努力,2016年发起了交通安全语言研究公益组织;去年2017年的时候,我又发起了国际交通标志技术创新论坛,当时韩国、台湾、香港、美国、德国,包括国内各大交通安全研究机构都参与了会议,当时也是江苏省交通运输厅给予了大力支持。我的目标就是促成一个今天这样的全产业链的平台。


讲创新今年有一个非常热的事情,就是美国跟中国贸易战,这场贸易战背后的主题就是创新。美国现在人均GDP是6万美金,中国是不到8000美金。创新有多么重要?如果我们中国不走“改革开放、创新发展”这条路,不会有我们今天的经济成就。在《资本论》里面有对生产力的解释,很多初中文化也都已经接触过,我们要想真正改善和提升我们的经济,就是要发展生产力,而发展生产力就是要创新。比如说,我们如果不是80年代、90年代用我们的砖瓦房快速替代茅草房;二十一世纪初,用钢混结构,更好的建筑替代了砖瓦房,我们经济不可能发展!我们盖再多的茅草房、砖瓦房,也没有办法让GDP得到非常大的提升,所以创新就要我们解放、发展新的生产力。


现在我们国家把改革写进了宪法,就是支持与肯定生产力发展创新。但是我们现状下生产关系又在约束生产力发展,这样我们的创新就做不下去,在道路交通安全领域,多种生产关系在制约创新技术成果的应用,这是一件非常让人头疼的事。


我在PPT里给大家看三张图片:第一张是我2004年大力推动国产反光膜的产业化;第二张是我2007年大力推动新型防撞设施救了三条人命的报道;第三张是我发明的主动发光标志降减交通事故七成以上。以交通安全名义做事业,虽然我本人创立的企业规模不是做的很大,但是这项事业我得到了非常多方面支持。最早我们跟常州华日升反光材料有限公司一起推动反光膜的国产化,如果没有反光膜国产化,我们仍然用美国、日本的反光膜,300多、400多,甚至于800多一个平方米,我们很难想象我们今天怎么发展我们的交通安全。



2007年扬子晚报给了我那么一个大篇幅报道,就是用新技术的防撞隔离墩解救了交通事故中的三条命,像这样的事情我们公司做的太多太多。在我做交通安全历史中,包括在南京有很多案例,下关大桥双S型上下坡、四桥高速新簧南匝道,大量的交通事故都被我们用技术创新手段消灭了。


关注我微信朋友圈的人都知道,我在不遗余力地解决交通事故问题。事实上,做为一家企业,如果不能真正解决问题,赛康交安就无法生存下去,因为口碑会非常糟糕,口碑决定订单。只是我后来研究主动发光交通标志的时候遭遇到了非常大的痛苦,痛苦在哪呢?我一开始认为我做出一个好产品,能把交通事故消灭掉,就能把它卖掉、做好。结果是卖不掉。一直到最后我从交通安全研究去着手寻找答案,写了四本书,还有一本书是今年年内出版。持续的,我发现设计院不能把新产品设计进去,业主预算不能满足新产品应用,交警管理部门虽然从交通安全出发点想用上新的好的东西,但是他们无奈于路上设施都是符合设施标准的,不能替换升级。再后我又遇到了问题,交通安全工程的施工单位也不买帐,因为会破坏他们原有的利益链。


关于如何做有价值的产品创新研发,我有很多文章,今天我不展开讲。但是,有价值的创新技术成果不能应用于交通安全,是我们的大的交通安全目标出了问题。要知道,做为交通安全管理者和出行者,我们每花一分钱,投资一个设施,都应当讲究安全经济效益产出和效率。讲交通安全产业,就要讲人、车、路,在人与车这两块我也有很多认识和研究,但是今天不展开讲。


之前何勇副院长、俞春俊副所长都已经把人和车讲的比较透彻。为什么今天高铁建得这么好,却造不出一台好的货车、安全的货车?公安部甚至于公开发布二千多种型号的货车是杀手货车,这都是因为体制与机制,交通安全的目标出了问题。人与车我不过多讲了,我更多讲道路层面的一些设施,是我研究的重要方向,前面我讲到过一条好路的重要性。



我讲交通安全大的目标出了问题,是什么情况呢?我们安装一块交通标志牌,都希望驾驶员能够看得到,交通安全法里也规定要看得到、看得清、看得远。但是,这块标志牌偏偏在中国的道路上越是危险的时候、越是需要的时候,越是看不见!或许说,没有那块标志牌也就算了,我就注意一点风险环境。


反而有了那块标志牌,但是看不见,就产生了一个隐患。我国80年代的时候,中国的机动车很少,都在公路上开,当时国外都在标志牌上加照射灯。我到韩国、德国等国家交流的时候,他们告诉我研究交通标志这件事情挺伟大的。韩国的交通安全研究人员直接告诉我,国家相关领导告诉我们交通标志技术已经到头了,不用研究了。德国研究人员说交通标线的研究投入了上亿欧元,但是交通标志,国家层面说不要研究了。


这些国家领导传导的意思,打个比方,就是说,照相机技术就停留在胶卷时代了,不用数码的出现。我非常不理解,然后我跟中国的标准化研究部门的人接触。他们讲什么呢,说当时我们在上世纪80年代引进国外标准的时候基本是没有研究的、只能照搬国外标准。


但是当时加装外部照明的结构、能耗成本都太高,我们不能用。而且我们当时对安全需求没有那么迫切,于是我们引用了传统的技术,一直到今天经济总量、车与路的数量都居于世界前列,还是用那些在危险的时候、需要的时候让道路使用者看不见的标志。


要知道,我们纳税人的钱投下去本来是想安全的。但是,在设计、建设、工程,在整个的产业链环境当中并不能围绕安全的目标去实施,直接导致安全的效率在下降。


我们不能坐等人的文明素质提高,我们更不能看着创新技术悄悄溜走。


抢抓智能网联时代的新技术机遇


我们现在要大力发展新技术、新产业。同时,我们从交通安全角度来说,过去很多学者、企业,在以智能交通名义大行其道,说是在做智能交通。我经常在大学课堂、行业学术论坛中公开讲:我说都是扯淡,当技术不能满足支持交通工程系统协同运行需求的时候,怎么可能实现智能交通?智慧交通,说到底就是要把人车路这个环境,系统的运行起来。


当然,就在当下,确实迎来了我们的智慧交通年代。在很多场合,我把2018年称做智慧交通元年。是因为我们技术上可以做智慧交通这件事情了。还有,智慧交通,如果你安全做不到,就不能算是智慧交通。安全是1、其它是0,一出交通事故路上全部堵了,车毁了、人死了,所有的效率都会低下,你的智慧交通就是瘫痪的。


在中国制造2025,同时提出了一个中国智能网联的汽车发展目标:第一,中国3亿+辆汽车智能化、网联化,油耗与排放均降低20%;第二,普通公路交通效率提升要达到80%;第三,安全的目标更是明确,到2025年交通事故减少80%、死亡人数减少90%。我这里PPT上黄体黑字的标记,是现状当下的排放、效率、事故数字,大家自己看,我也不展开讲了。上述目标说明,在当下,我们正迎来了一个智慧交通安全产业风口期。


关于交通工程的系统运行,在道路设计阶段的时候,本来道路上任何一个风险点发生变化的时候,都应当有完善的交通标志标线,也是有完善的交通信号措施。而全中国几乎把“交通信号等同于交通信号灯”的现象很普遍。我要反复讲,交通信号不等于交通信号灯!交通信号等于交通标志+交通标线+信号灯+指挥手势!


我们为什么设计不好交通呢,因为我们没有高精地图、互联网、物联网。没有这些技术之前,中国的设计师没有能够到路上去实地考察交通安全风险状态。就像装修房子一样,到你的家里去看与谈,了解人因、环境、需求,才能装修好房子,而交通工程设计师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再有,我们即使有了完善的标志标线等交通信号措施,我们还要知道,交通设施控制某种交通行为的时候,就会侵占另外一个交通行为的权利,此消彼涨。当一个禁左标志出现的时候,这个禁左措施给直行的人带来了方便,但是给左转的人带来了不方便。


而这块禁左标志,是365天24小时都在管制、呆滞。未来的两个小时,或者未来的寒假暑假、未来的夜间,这个路口还要不要禁左,没有人考虑。这个都是技术上要解决的,解决了才能提高道路系统运行效率。这就是我反复要讲的交通工程系统运行道理,我们在整个运营当中,需要通过什么样的技术手段,科学合理分配、使用我们有限的交通环境资源。


智慧交通离不开底层环境,比如说今天有二代身份证了,如果没有二代身份证,今天所谓的人工智能AI、人脸识别、信用体系、大数据就都建立不起来。


我们现在的交通环境与理想中的交通环境差距很大。在欧洲、美国整个发达国家,包括英联邦国家,在技术没有出现之前,人、车、路、环境的系统运行,是通过交通工程设计实现的。但是在中国,交通工程设计这个板块是缺失的。


缺失了就造成我们整个系统运行不起来,冲突点非常之多。我们每个道路使用者到路口的时候,需要想一想我学过的法律知识,研究技术标准,可能才知道自己该怎么使用道路。实际上,应该是在道路使用者到达这个路口的时候,就通过交通信号措施让他知道怎么走。我们不要期望14亿人口都抱着交通法规和标准的书本学习研读,这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智慧的交通运行管控系统,就像刚刚我以禁左标志来比喻。我们要给所有的交通安全设施建立一个生命,让它们之间有语言、有联系、信息互通联动,不再是各自孤岛。


我们今天建成了

平安交通的思想库、产业链平台


今天这场中国道路交通安全智库大会暨产业创新论坛,我个人认为非常精彩,精彩在于,这是一个大思想库、全产业链;精彩在于今天在座来了多个交通安全系统的600多位嘉宾。在历史上,交通安全学术会议,或者其他论坛,要么是交警系统,要么是公路交通系统,要么是高校学术系统,都是相对封闭的。


但是今天是多系统的嘉宾们坐在一起讨论交通安全主题目标。下午的四场分论坛都是面向智慧交通技术时代解决交通安全的问题,这场大会的“创新引领、智慧畅行”这个主题就是为从本质上提升交通安全管理与运行水平。


我今天讲了这么多,也延时了一会,非常有幸在我做了非常多努力的时候,真的以交通安全的名义做成了今天的交通安全事业、搭建了今天这个思想库与产业链融合平台。


记得去年3月份,我遇到了中国安全产业协会肖健康理事长的时候,我们说各自是在不同的路径上朝着平安交通的目标走到了一起,还有今天很多个人与单位,我们都是在不同的路上朝着同一个平安交通的方向走到了一起。


讲交通安全,今天的时间关系没有办法展开更多讲。在2018年这个实现智慧交通的新技术元年,我推荐大家,一个是关注上午全体大会最后的武汉交警“基于NB-IOT的智慧交通安全设施云平台”发布会;二是关注今天下午的分论坛二,江苏科创交通安全产业研究院会详尽讲解智慧交通的底层基础信息构建方法与技术。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用我在文章和书里面的一句话做个结尾:我们要坚持模式创新、管理创新、技术创新、市场创新,我们要坚信,创新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滚滚潮流,前进道路上任何一种保守和阻碍的高墙,都可能很难被改革的力量推翻,但终将被创新的潮流所淹没。



[返回]
  • 上一条:
  • 下一条:
地址:南京市秦淮区光华路1号白下高新园区内天安数码城E2三楼    电话:025-84499490    传真:025-84498902   苏ICP备15043353-1 Powered by SKY TRAFFIC